抗日战争最大胜利的是哪年(抗日战争最大的胜利是哪一次)

情感恋爱 2022-04-06 23:40:40

最佳答案

自1941年起,人民军队及抗日根据地迎来了最为困难的一段时期。在这期间,不但蒋氏断绝了对我军的全部粮饷供应,还命令与根据地接壤的各部频频进行挑衅、制造事端。而日伪军则利用蒋军保存实力、无意反攻之机,集中力量,持续不断地对根据地和八路军、新四军、敌后抗日游击队发动大规模“扫荡”,累计投入兵力一度达到80万,甚至超过了其在正面战场上的兵力总和。

在日、伪、顽、蒋各军的不断进犯、挤压下,不少根据地被割裂,我军各部之间的联系和协同变得异常困难。而且八路军、新四军在突围或转移时,又必须要首先照顾到根据地百姓,因此往往要与敌人进行殊死搏斗以掩护百姓撤离,所以常常要付出巨大伤亡。

在冀鲁豫根据地,八路军第2纵队遭大批日伪军包围。负责掩护部队和百姓转移的第2营最后只有第5连部分官兵突围而出,第6、7两个连全部牺牲。在冀中根据地,日伪军实施“多路并举、来回清剿”的策略,致使八路军减员近1万人,抗日民众多达5万人被杀害或失踪。

(一)“智将”上任,谋划消灭八路军总部,组建两支“特别挺进杀入队”

中条山之战结束后,被誉为“智将”的冈村宁次走马上任,成为新任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。甫一上任,他就计划利用中条山之役后华北蒋军元气大伤的有利时机,对八路军开展规模更大、范围更广的“扫荡”。同时,有感于太平洋战争爆发,为与英美决战,日本必须尽最大限度征用一切人力物力财力以扩军备战,因而肃清八路军、蚕食根据地以稳固战略大后方、控制占领地区就成为了华北日军极为迫切的一项任务。对此,冈村宁次制定了一个以太行、太岳军区为主要攻击对象,以八路军总部、北方局和第129师师部为主要清除目标的扫荡计划,打算毕其功于一役,彻底摧毁华北地区八路军的抵抗意志与能力。

1942年2月,日军集中三个师团又两个独立混成旅团共7万余兵力,加上伪军一部,合计近10万人大举进攻太行、太岳军区。与以往不同的是,此次扫荡,日军专门从各部精挑细选了200多名实战经验丰富、个人战术素养极高,并且掌握汉语说写能力的官兵,成立了两支“特别挺进杀入队”,分别由益子重雄中尉和大川桃吉中尉率领,化装成八路军的模样、携带八路军的武器,昼伏夜出,悄悄潜入根据地内,伺机破坏八路军通讯线路,摧毁八路军总部、第129师师部等军政机关,袭杀彭德怀、左权、刘伯承等八路军将领。

为保证行动万无一失,日军对这两支别动队进行了为期数月的强化训练,教会他们和八路军一样与根据地百姓打交道、帮助百姓干农活、教百姓识字。日军高层担心他们学八路军学得不像导致暴露,故而专门增加了课程、延长了学时,原本预计4月份开始出动的“特别挺进杀入队”,直到5月份才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,登台亮相了。

(二)左权使个眼色,警卫员心领神会,架起彭总就撤

5月22日,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得到消息:在距总部不到60里的山林里,突然出现一股强烈的电台信号,但信号很快消失。军人的直觉告诉左权,这一定是敌人的先头侦察或搜索部队。他所料不错,这正是益子重雄率领的那支挺进队。为此,他马上命令八路军总部警卫团做好战斗准备,并将此事告诉副总指挥彭德怀,请彭总赶紧转移。不想彭总却说:“不走,我就在这里等他们来!”

左权明白,彭总是在稳定军心,不到万不得已,他是不会走的。然而这时,不利的情报纷至沓来:北线日军迅速南下,占领了将军墓和浆水镇,有控制太行山制高点的企图;南线日军向襄垣、东田快速前进,有与北线之敌和长治之敌协同合围八路军第129师主力的企图。为此,彭德怀、左权迅速布置,命令第385旅阻击南下日军,刘伯承率第129师师部及太行军区第4、5军分区部队转移至长治至邯郸公路一线以南作战,八路军总部、总部直属队及北方局机关在太北地区回旋,分散日军注意力。

此时的情况对于八路军来说十分严峻,第129师、新编第1旅等作战部队已大部分跳至外线,内线可供使用的兵力极为有限,而总部及北方局机关人员庞杂、设备众多不说,而且绝大部分系非战斗人员,一旦遭敌包围,后果不堪设想。为此,左权决定派八路军总部特务团两个营主动出击,吸引敌人注意,另一个营负责开路搭桥,为转移做好交通准备;总部警卫团三个营分别掩护总部、总部直属队及北方局,左权自己则率一个连负责断后并收容掉队者。

23日一早,左权接到电报:第385旅第14团在转移途中遭到伏击,受损严重,未能按计划阻止敌人前进,总部必须立即转移;特务团在战斗中遇到一伙极为特别的敌人:他们不穿日军军服、不打日军军旗,不与八路军野战部队纠缠,遇到阻击打了就走,行踪十分诡异——这便是益子重雄那支挺进队。

左权估计,看架势这支敌人极有可能是冲着彭总来的。左权使了个眼色,几个警卫员心领神会,马上把彭总架走。左权安排一个班贴身守护彭总,自己待参谋、通信、机要、军务人员全部撤离后,这才翻身上马,撤离了总部驻地。

(三)生死关头,左权对彭总厉声道:突围由我负责,你要听从我的安排

刚走没多久,坏消息传来:益子挺进队已经“咬住”了转移中的总部队伍,八路军后勤部、军工部等单位遭到袭击,参谋处第3科科长海凤阁牺牲。左权急率警卫连赶来,击退敌人,掩护彭德怀等人脱险。到24日晚,彭德怀、左权发现他们的四面已经都是敌人,只有东面的拐儿镇到偏城一带还有不到三公里的空隙。

可是,对于这一地区的地形地势,大家都十分陌生,派出侦察的参谋也没有回来。眼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左权决定不等了,他自己带了十几个战士为大部队探路开道。由于环境陌生,加上山路狭窄、人员众多,一晚上大家只走了不到三十里,没有脱离险境。

25日一早,日军侦察机发现了他们的踪迹。为了摆脱敌机,一行人只好就地隐蔽等待天黑。但是,情报显示此时日军第36师团和独立第1混成旅团在侦察机的引导下已经压了上来。再不行动,就很危险了。于是,彭德怀当机立断,各部分散突围,总部、北方局由左权率领,向北突围;野战政治部由罗瑞卿率领,向东南突围;后勤部由杨立三率领,向东北突围。

彭德怀、左权的队伍刚出不久,就遭日机轰炸。由于缺乏防空经验,有的官兵惊慌之余四散奔跑,物资、设备、文件丢得到处都是。就在这时,益子挺进队突然出现。左权马上带人抢占附近制高点,并让作战科科长王政柱和两个参谋掩护彭德怀突围。彭德怀坚决要求和大家一起突围,左权厉声道:“你是副总指挥,你的安全就是全军的安全,突围行动由我负责,就要听从我的安排,你必须突围成功!”看着左权坚毅的眼神,彭德怀不舍地离开了——他不知道,这竟是二人的诀别!

得益于左权的及时决断,警卫连抢先占据了附近的制高点十字岭。左权冷静地指挥作战,几次打退了敌人的进攻。然而,在日军的轰炸和突袭下,总部人员失去了有组织的管理与控制,有人在逃命,有人在捡拾物资和文件,有人绝望地坐在原地哭泣。左权嘱咐警卫连官兵,这个山头关乎到大家的生命,只要一个同志没脱险,就不能丢掉。说罢便飞身下岭,帮助混乱的同志重整队伍、有序转移。只要翻过十字岭,就脱离了日军。左权高声喊道:“同志们加油,翻过岭去就是胜利!”

突然,一架日机低空飞来,向地面扫射。几个年轻的女译电员慌了,乱跑起来。左权大喊:“不要慌,往岭上跑!”话音刚落,一颗炸弹在他身边爆炸——年仅37岁的左权将军牺牲了,时间是1942年5月25日下午5时。

(四)日军设宴款待“功臣”,八路军趁机报大仇

左权将军牺牲的消息震惊了全国,延安以及八路军各部官兵、各根据地军民纷纷举行了各种悼念和纪念活动。大家悲痛之余,无不发誓要为左权将军报仇雪恨。

由于八路军群众根基深厚,华北百姓们纷纷行动起来,打探日军动向,向八路军报信。很快,八路军得到情报:日军华北方面军在祁县大摆庆功宴,准备好好酬劳此次扫荡中“立下大功”的益子挺进队。

“给我把这群畜生一个不落地全部干掉!”听闻消息后,彭德怀一拳锤在桌子上,震得茶杯都“跳”了起来。总部特务团团长欧致富精心挑选了身手敏捷、军事过硬的31名官兵,由参谋刘满河率领混入祁县。他们有人化装成挑夫,有人化装成生意人,还有的化装成杂技班的,并且人人或在身上、或在头发里、或在鞋里藏上一把匕首。有人甚至直接装扮成伪军便衣队队员,腰里揣着盒子炮,大摇大摆进了县城。还有人干脆施展“飞檐走壁”的本事,深夜里直接翻城墙入城。就这样,这支身怀绝技的“复仇者联盟”瞒过了日军的眼线,在县城内伪军内线的帮助下,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了庆功宴举办地——大德兴饭庄。

宴席间,只见日军觥筹交错,好不热闹。伪装成饭店供货商的刘满河赶着一辆车来到饭店门口,招呼店里来人卸货,而后趁人不备溜到饭店二层,占据了“制高点”。见日军并无防备,他摘下帽子,哼着小曲手拿帽子左舞右划。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他喝高了,但埋伏在四周的八路军战士却心领神会——刘满河这是在告诉他们,谁负责干掉谁、谁负责控制出入口、谁负责扫尾工作。一切准备就绪后,刘满河换了支小曲哼,并点燃了一支烟。刹那间,空气似乎凝固了——大伙明白,只要他把烟一扔,就该行动了。

“哐啷”一声响,一个喝得大醉的日军把手中的杯子摔倒了地上,周围的日军哈哈大笑,继续你一杯我一杯开怀大喝。时机到了,刘满河把手里的烟高高举起,而后使劲一扔。只听一声“啊”的惨叫,一个日军的胸膛被一把飞刀刺中。就在其余人感到惊愕时,顿时匕首纷飞,一个接一个的日军稀里糊涂做了刀下鬼。第二天,这些人的脑袋就被挂在了祁县的大街上。

在日伪军疯狂的扫荡期间,八路军、新四军等敌后抗日武装不仅没有被消灭,反而牵制、消耗了日伪大量有生力量,并让日本人在他们所谓的大后方、占领区内如坐针毡、度日如年。这种顽强的抵抗,彰显了中华民族不屈的气概。

【深耕战争史,弘扬正能量,欢迎投稿,私信必复】

TAG:抗日战争 的是 最大

剩余:2000